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转22章全)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转22章全)
(一)。

我叫王家程,今年23岁,是刚毕业不久但是还没找工作的无业游民一枚。

我的妈妈林梦溪,今年四十多岁,正式一个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

她虽然四十好几了,却有着令年轻女孩都羨慕的白皙肌肤,冷艳的五官,和

高挑的身材。

穿上高跟鞋一米八有余的妈妈有着一对木瓜似的大奶子和两瓣让人震撼无比

的巨臀,走起路来乳波臀浪让身为儿子的我都无法静下心来。

更令人血脉喷张的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对穿内衣似乎有着天然的抗拒,

经常性地真空出街,走在路上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人的註意力。

至於我的爸爸,那基本上可以无视了,这个男人天天混迹於各种赌场,甚至

还经常性地出国去赌,放着性感的妈妈独守空房。

可能对妈妈来说,爸爸是他生命中的真爱吧,所以一直没有跟这个不负责的

男人离婚。

由於一些原因,我和我的未婚妻目前仍然和妈妈居住在一起。

说到我的未婚妻,我就不得不自豪地介绍一下她了。

说实话,能赢得这样的女人的芳心,的确是让我做梦都笑醒的幸事。

我的未婚妻宋婉玉,是网络上着名的「翘臀女神」,也是一位身高将近一米

八的高挑美人,是我从小的青梅竹马,她没读研究生,大学毕业就早早打拼了,

有一家属於自己的小店。

故而有一股干练的气质。

她有着小麦色的皮肤,比妈妈小些却依旧一手握不下的大胸,性感的腹肌,

以及结实的大腿。

当然引人註目的就是她引以为傲的蜜桃臀了。

通过这具美臀,她不知道在网络上吸引了多少粉丝,也让身为未婚夫的我略

感吃醋。

我和婉玉虽说一直和妈妈住在一起,但是由於公司里的业务,妈妈最近一直

出差在外,只有我们俩在家。

我和婉玉都是年轻人,而且也都去健身房锻炼,所以性欲也比别人旺盛不少,

再加上这几天家里就我们两人,我们在妈妈走后便一致决定在家中就赤诚相待了,

省得每次欲望来了还得脱衣服。

这天下午,我和婉玉闲的没事正在网上浏览色情论坛,我的视线忽然被一个

新发出的帖子吸引了,「我是如何让四十岁荡妇成为我的胯下之奴的」。

我神使鬼差地点了进去,而婉玉的註意力似乎也被这篇帖子吸引了,不过她

不屑地评论道:「你们男人真是变态,别以为我们女人都是那种如狼似虎看到大

肉棒就想上的淫荡的人」。

我一听,乐了,出其不意摸了一把婉玉毛发浓郁的下体,不出意料已经湿漉

漉的了。

「嘿嘿,那是谁看到标题就骚水直流呀?」。

我挥了挥沾满她淫液的手,笑着说。

「讨厌鬼,好啦,至少我是淫荡的女人,可以了吧」。

婉玉败下阵来,帮我舔干净了手上来自她的淫水,白了我一眼,「赶快看看

吧,我也挺感兴趣的」。

刚开头是这样一段话:「我是一个高一学生,这次和爸爸出来开会,见识见

识世面,这次来的一个爸爸手下的阿姨身材简直棒爆了,我不过多看了两眼,这

个婊子竟然当场发飙打了我一耳光,完全不给我和爸爸台阶下,这事儿自然就不

能这么算了,晚上酒会的时候爸爸就让人给她酒里下了正常人两倍的烈性春药,

丢到一个仓库里呆了一天,现在这女人可是已经处在性欲里无法自拔了呢。我爸

说了,只要我能让这个女人自愿成为我的玩具,她就是我的人了,所以本公子决

定在网上直播调教过程」。

「这孩子,一看就是个无法无天只用下体思考的顽固子弟」。

婉玉摇了摇头,笑道。

文字下方,附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是一位被绑在床上的身材高挑的女人,跟妈妈差不多高,双眼被黑布

完全蒙住,脸上露出不自然的潮红双臂捆在了床头的两根柱子上,身上的黑色西

装已经淩乱,一双雪白的大奶子从白衬衫里漏了出来,两颗巨大的紫黑葡萄早已

坚硬了起来。

而她的下身,黑色短裙已经掀起,紧闭的双腿正不自觉地扭动着,性感的黑

色薄丝已经被淫水打湿。

一只脚上的高跟鞋不知道去了哪,性感的丝足微曲着,似乎正在遭受巨大的

折磨。

「咦?这……怎么好像妈妈的身材呀?」。我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不过老婆

在旁边,我也不敢明说。虽然我们家比较开明,什么事情也都互相交流,婉玉甚

至连她以前怎么被初恋男友调教怎么破处都毫无保留告诉我了,但是她不知道的

是,前段时间我机缘巧合之下看到了妈妈新鲜的裸体。那个晚上和婉玉进行了一

场激烈的

大战「后,我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可能是还未睡醒,我走错的房间推开了

妈妈房间的门,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具沈睡着的雪白的赤裸肉体,长腿,巨乳,丰

臀,炫目的肉光让我一阵恍惚。更让我啧啧称奇的是,妈妈即使熟睡,下体都插

着一根巨大无比的按摩棒,那时按摩棒依旧在运作,熟睡中的妈妈下体流出的水

在干净洁白的床单上打出一幅淫靡的图画。我当场就吓醒了,赶紧悄无声息地退

出了房间。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的我在妈妈的大腿后侧靠近臀部的地方看见了一朵

妖艳的花纹身。「再往下看看吧」。我心想。接着往下翻,第二张图上出现一个

只穿着紧身内裤的瘦弱少年的背影。「的确是年轻的高中生」。婉玉点了点头。

这第二张图上,床上的女人上身已经被扒光,这少年的手正按在少妇的巨大肉山

上,手上还抓着两只跳蛋,一看就是在给少妇的乳头贴跳蛋。「本少爷要先调教

调教她的下体,肥大的奶子稍后再享用,先用跳蛋做做准备工作」。

底下的文字如是说。

再往下翻的图,这个女人已经换了一种姿势:双手一起绑在最高的床柱上,

肥大的屁股高高撅起,似乎像是在等待肉棒的进入,那一对巨大的奶子因为重力

的原因下垂,竟然碰到了床面,看得我一阵咂舌。

「啧,没想到给这个老骚货换个姿势都能高潮,看来本少爷这个药很不错嘛」

「为什么越看越像妈妈呀」。

我心里想着。

下一张图上,美妇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而她的后面,少年终於露出了自己

狰狞的下体,做势要插进去。

「好大,天呐」。

我似乎听见旁边的婉玉由於震惊发出的嘀咕。

偷偷瞄了一眼婉玉,发现这个小骚货正在泛着桃花眼地盯着屏幕上那个跟少

年年龄完全不符的巨大肉棒。

确实,我的肉棒其实不算小了,完全能满足婉玉这个淫荡女孩的性欲,但是

和屏幕上那个雄伟男根一比,根本就是小蛇和大龙的区别,我的心里也升起了一

丝自卑。

「怎么了,小浪货,想老牛吃嫩草尝尝人家小少年的大肉棒啊~」。

我悄悄捏了一把婉玉结实的臀肉,在她耳边说道。

「那是,你看你这小鸡吧,还能满足得了老娘?老娘要是有机会,肯定跪着

舔他脚也要让那根棒子插进老娘的洞里爽爽~」。

婉玉淫笑一声,鄙夷地看着我软绵绵的棒子,道。

「啧,是哪个小骚货昨晚在床上跟我求饶喊我爸爸的?」。

我也不屑地鄙视她。

「这个……这个……好老公我不是故意的嘛~」。

婉玉一听,红着脸凑到我跟前,用胸前两只大波不断蹭着我的胳膊撒娇。

说实在的,婉玉还是特别爱我的,每次开玩笑也只开一句就和我道歉。

「好啦,本少爷要享用老骚货的后庭啦先,你们是不知道,刚刚那个老骚货

是怎么求本少爷肏她的呢,哈哈哈,没想到这个职场强人也有低声下气的一天,

要不是被绑着说不定都要来舔本少爷的脚了呢」。

楼主写道。

接下来的几张配图,基本都是这个瘦弱少年抽插着美妇后庭的照片,偶尔还

搭配了几张蒙眼美妇销魂的表情。

文章的最后,是两张不一样的图,第一张,是这个美妇完全跪趴在地下,像

个小狗一样舔舐着少年的脚趾。

而她的颈部,则佩戴着一个金色的项圈,一条锁链延伸到少年的手上。

说真的,一个四十几岁成熟的美妇,完全赤裸着,像个母狗一样给一个小她

两轮的孩子舔脚,这视觉沖击力绝对无与伦比。

而第二张图就更惊爆了,只见少年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而美妇则躺在少

年正下方的地上,下半身完全伸进沙发下面,只有胸部以上露出沙发。

她的双乳上是少年的双脚,隐约可以见到的是,少年的脚趾似乎正在夹着美

妇紫黑色的乳头亵玩。

而且她的双手还在尽力稳住自己的胸部,让少年能够踩住更多的乳肉。

这明显就是熟妇主动给少年做乳房地毯嘛。

文章最后,这「贵公子」写道:「精彩总不能一次性结束的嘛,再加上本少

爷也累了,待会药性褪去估计她就该恢复成那个贞洁烈妇了,先放过她一马,下

次再接着调教,嘿嘿本少爷这个药可是用了一次就会想用第二次,虽然不会记得

发作期间的具体记忆,但是会越来越亲近在她体内留下痕迹的人,最后变成本少

爷性奴的啊!最后就让这个老骚货来尽尽自己的本分物尽其用给少爷我暖暖脚吧~」。

图片到这里就结束了,虽然我心里有些疑惑这个是妈妈被调教了,但是却也

不敢肯定,再加上一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纹身,所以也并未说出自己的猜测,而

是一把推倒旁边还沈溺在少年狰狞肉棒幻想里的婉玉,在她的后庭里狠狠征伐了

起来。

不得不说,婉玉确实是有做一个极品肉便器的潜质,她的两个小洞无论我怎

么肏,第二天总是会恢复如初,紧致依然。
(二)新的来客。

本来我们还期待着续集的精彩,我也一直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妈妈,但是

这个少年却似乎失踪了一般,没有了下文,再加上我在这期间给妈妈打了两次电

话,发现她一切都好的时候,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恢复了原本的生活。

一个月之后,妈妈从外地出差回来了。

一个月没见妈妈似乎又更加光彩照人了,只见她穿着件深v的白色上衣,由

於胸部巨大,一件好好的上衣硬是给她穿成了露脐的样式,露出了那平坦洁白的

小腹。

更加性感的是,由於妈妈依旧没有穿内衣,她那深色的乳晕在薄薄的白色下

清晰可见,乳头处也微微凸起,好不淫荡。

而妈妈的下身则是一条牛仔短裤,刚刚好盖住臀部,似乎只要她一弯腰,性

感的臀肉就会蹦出裤外。

她的大长腿下,蹬着一双10cm左右长度的高跟鞋,将其修长笔直的大腿

承托得更显修长。

而这双高跟鞋则是完完全全透明的样式,妈妈那洁白又涂着性感鲜红色指甲

油的美脚显露无疑,更添几分风姿。

不过,比起妈妈性感的打扮着装,更让我好奇的是跟在妈妈后面的小男孩,

这小男孩大概初高中年纪,瘦瘦小小的,低着头紧紧跟在后面,似乎很害羞的样

子。

「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老总家的儿子,吴凡,因为一些原因要来我

们家住上一阵子,你们小俩口要好好照顾人家呀~」。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妈妈似乎充满歉意地对着婉玉看了一眼。

而当我看向这个叫吴凡的孩子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婉玉那引

以为傲的蜜桃臀。

这让我心中泛起了一丝不爽,对这孩子的第一印象也下降了不少。

「啊!我先回去换个衣服」。

婉玉突然一声大叫,随后跑进了房间中。

我这才想起来由於以为只有妈妈一个人回来,婉玉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其

他什么衣物都没有穿,故而刚刚其实婉玉突起的乳头和下体都是真空的,下体可

能看不见,但是裸露在外过多的美腿也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有些色色的让我不舒服的小男孩,但婉玉倒是看上去很

喜欢这死孩子,一直在逗着他玩,这孩子偶尔被逗乐了也跟着笑笑,不过我总感

觉他看着老婆的眼神里泛着一丝淫光?「这孩子这段时间跟我睡吧,家里也没有

多余的床了,吴总说这孩子晚上有点怕黑,必须得有人陪着才能睡着」。

妈妈宣布了一个让我有些惊讶的决定。

「这么大了还怕黑呀?」。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想到婉玉和妈妈异口同声道:「死一边去,还跟这么

小的小朋友计较」。

我随即哑火,提起他们两人的行李就进了房间,也省的在这受气。

「对了,晚上要吃啥啊?老妈你们才回来要不然我们去下馆子吧?」。

我从房里探出头来,问道。

「啊不用了,今天妈妈来做吧,一个多月没回来你们小俩口估计下馆子也下

腻了吧」。

妈妈笑着说道。

「小弟弟,你想怎么样呀?下馆子还是吃你林阿姨烧的呀?」。

婉玉还不忘问吴凡一句。

「我……我想吃林阿姨的」。

吴凡小声说道。

「哦」。

应了一声之后就进了房间的我没有註意到,听了这话的妈妈脸颊飞过一道红

晕。

「开饭咯」。

随着妈妈一声喊,我们一家和吴凡围坐在了桌前,我和婉玉的位置上已经倒

好了一杯白酒和一杯红酒,而妈妈那边则就是白开水(这也是妈妈的习惯)。

「来啦,最后一道菜,老鸡汤」。

端上最后一锅汤之后,妈妈去了我们的对面,和吴凡小朋友坐在了一边。

「嘤」。

妈妈做下的那一瞬间,娇躯一颤,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妈你怎么了?」。

婉玉赶紧问道。

「阿姨您没事吧?」。

吴凡也关心地问道,还扶了一把妈妈的后背。

「凡凡真乖,阿姨没事,可能…可能是挂到什么东西了」。

妈妈跟我们摆了摆手,搂了吴凡一把,安慰道。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我註意到婉玉的脸似乎有些红,

双腿有些紧绷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不禁有些疑惑和担心:「老婆,咋了?红

酒喝多了么?要不要回去休息呀?」。

「哦哦没事,看会电视就好啦,谢谢亲爱的的关心~mua」。

老婆说着,亲了我一口。

不过也不知是怎么地,平时一嗨能嗨到一两点的我还没到八点就困得受不了

了,坚持了一会之后便早早回房休息了。

随即睡得不省人事完全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待续) 。

(三)梦中被奸。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几天我一直七八点钟就困得不行,最多九点便彻底支

撑不住早早回房休息了,每晚例行的耕耘婉玉骚穴也停滞了好几天。

不过婉玉和妈妈也都没说什么,只是安慰我让我压力别太大了,找工作不是

一时半会的事,我想了想,可能也真是这段时间找工作太累了吧,便没再多想。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这天晚上我依旧迷迷糊糊九点多就上了床,但是不知为

何,身体却燥热难忍,虽然很迷糊但下体的肿胀感却清晰无比让我快要爆炸。

正当我想先打一把手枪发泄一下时,朦胧中似乎房里进来了人,我想努力睁

大眼睛,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但是裸体的女人身姿。

「小玉,是你么?」。

我大叫道。

那女人没有答我的话,似乎迟疑地扭头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回过头来,略有

些迟疑但很快转为娇媚地说:「很难受了吧,不要自己手淫了,妈妈帮你弄出来

吧」。

「嗯?小玉,今天怎么想玩母子扮演啦?没办法,那就陪你玩吧,刚好我也

想跟妈妈…嘿嘿嘿」。

我依旧迷糊,丝毫不知道说出这句话之后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眼前的女人似乎身体一颤,但随即镇静了下来,慢慢走到我的正前方,在我

双腿间趴了下来,由於我困的实在起不了身,只感觉到自己坚硬到快要爆炸的肉

棒被一团温软的肉包裹了起来,随后一上一下地开始运动。

我的肉棒由於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在这样的外部刺激下,很快便把持不住精

关,射了出来,喷了眼前女人的一脸,不知为何这次的射精量也比以前大了许多,

竟然让她满脸都是我的精液。

她似乎想要擦拭脸上的白浊,但不知怎么地突然停止了动作,随后一只手开

始像挤牛奶般撸起了我疲软下去的阴茎,另一只手则向上捏住了我的乳头,我只

感觉一阵电流通过我全身,没过几分钟肉棒又如之前一般坚硬。

见我肉棒又鼓了起来,她换了个姿势,坐到了我的两腿之间,随后伸出修长

笔直的双腿,用一双玉足夹住了我的鸡吧,做起了活塞运动。

阳具上除了女人玉足的温润感之外,还有丝线的一丝丝硌脚感,不过随着活

塞运动的进行,却是有一种别样的快感。

我努力睁开眼,果然发现眼前女人洁白修长的大腿上似乎穿着一双性感的渔

网袜。

「小玉终於肯给我足交了!还穿了我超喜欢的渔网袜!我可是求了她好长时

间啊」。

迷糊的我兴奋地想着,似乎又想到这是母子扮演游戏,於是用尽全身力气喊

到:「妈妈慢点,啊,儿子好爽」。

喊完这句话,我再也没力气说话了,只能尽量保持一丝清醒。

不过我似乎感觉眼前的女人身体又僵硬了一下。

可能是刚刚一次性射了太多吧,这次我明显坚持了更长的时间,不过在眼前

女人的渔网袜和温润的美足的双重攻势下,我又一次缴械投降了,这次的精液则

是全部射到了女人的美足和大腿上。

依旧是没有擦拭,这一次她则是直接上嘴,眼前的女人一边含着我的肉棒,

一边微微撑起了我的臀部,在我的屁眼上涂了一点冰冰凉的药膏,这药膏碰着皮

肤时是冰冰的,但是三秒一过我就感觉一阵燥热在股间传来,后庭不由自主地张

开。

而女人则将一只手指慢慢送进了我的后庭。

此刻的我一边感觉肉棒进了一个湿润温暖的环境,一边又感觉一根冰冰凉的

手指插进了我自己都从来未触碰过的燥热的处女地。

於是,我的肉棒,又一次,毫无保留地硬了。

「唔」

眼前女人似乎被我突然巨大的肉棒噎住了,但是依旧没有松开嘴,而是赌气

般地又塞进了两根手指,随后微微松口深吸一口气,然后头一沈,主动开始起了

深喉口交。

而她的手指也没有闲着,在我的后庭穴中不断抽插着。

脑中昏沈的我只感觉一阵阵电流沖向我的大脑,带给我无穷尽的快感,很快,

第三发精液毫无保留地献给了眼前的女人,似乎我刚好卡在了一个不上不下的时

间点,她捂着嘴咳嗽了两声,随后幽怨地白了我一眼,将一嘴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我心里似乎有些对不起小玉,张口迷迷糊糊地说道:「妈妈对不起,实在是

你的嘴太舒服了」。

又是双手的一阵摆弄,我的鸡吧再一次重振雄风。

不过这一次却是带了一点点的疼痛,「啊,好像到极限了,肉棒有点疼了,

能不能停止了,咱们下次再战吧?」。

我不禁求饶。

「不行哦我的宝贝,妈妈可还没满足呢,你都射了这么多次了,可得让妈妈

的小穴满足一下吧」。

我也没多想,疼痛很快被睡意取代,只是略微有些疑惑要是以往这几次高强

度射精自己早就不行了怎么这一次却坚持了这么久。

说完,她两腿一跨,精准地将我挺立的鸡吧送入了她的小穴,随后身体前倾,

埋头於我的胸前乳头,硕大的臀部则上下动了起来。

不过在插进去的那一瞬间,我似乎感觉眼前的女人似乎皱了皱眉头,不太舒

服,随后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脸上露出舒服的表情,开始自己动了起来。

「我这算是被强奸了么?」。

在朦胧中,感受着乳头和鸡吧双重刺激的我心里不禁想到。

在女人体内射出两发精液后,我再也撑不下去了,遂沈沈睡去。
(未完待续。。。8月25日更新后面)
Baidu
联系广告